你的位置: > 资讯热点 » 正文

德国默克尔时代或已提前落幕了?

2018-11-04 | 人围观 | 评论:

原标题:德国默克尔时代或已提前落幕了?

德国总理领导的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简称:基民盟)及其巴伐利亚州的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简称:基社盟)未能与奉行经济自由立场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ic Party,简称:自民党)和左派的绿党(Greens)敲定协议一事,已经使这个国家陷入危机。

谈判破裂震惊了柏林政界。每个人之前都认为,会达成组阁协议,因为少数派政府和再举行一次大选这两个替代选择都是不可想象的。英国退欧公投、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奉行本土主义的德国新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在9月选举中的成功——这些都应该告诉我们,政治的游戏规则变了。

德国可能不得不习惯一种新节奏。德国新选择党拿到了接近13%的选票,这改变了传统的组阁算法。再加上前共产主义政党德国左派党(Die Linke)拿到的9%的选票,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超过五分之一的席位如今都属于被政治主流闪避的议员。可行的组阁方案也相应减少了。

默克尔已经失败了,但还没有出局。基民盟党内对她不满的人缺少替代人选。但不管危机最终如何收场,遭受重创的默克尔已经很难再延续其政治生命了。 那些曾坚信会达成“牙买加联盟”的专家们如今又同样坚定地相信她将被迫参加另一场选举。他们可能会再错一次。

首先,这场危机的根源,在于几年前,默克尔应对欧洲难民危机时的政策。

默克尔看上去像一个精力和才智都耗光了的政客。目前尚不清楚德国人民是否非常烦恼。“当时那样做是正确的。”她仍然坚持2015年向叙利亚难民开放德国边境的决定没错。然后附上一句:“我保证再也不这么做了。”这一前后矛盾的表态,公正地描述了这个国家的政治情绪。

一向理性的德国,却突然做出了一个极其脱离现实的决定:

无条件、无限制接纳难民。这些既不同文也不同种,宗教信仰更是迥异、超过一百万的难民,给德国社会带来极大的衝击:经济压力、社会治安、恐怖袭击、对未来种族结构变化的恐惧。

这些冲击直接导致一系列严重的政治后果:被视为极右纳粹政党的选项党在二战以后第一次进入国会,而且还是第三大党!传统政党支持率大幅下降、丧失单独执政能力,从而出现组阁失败的政治危机。

这些都和,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直接相关,成了她的政治人生滑铁卢。

其次,即使最后组阁成功,德国国会现状也令默克尔难以有效执政:

一是国会前所未有的存在七个政党,默克尔将不可避免的受到它的制衡;

二是昔日执政同盟的第二大党社民党已拒绝与基民盟合作,那为显示与基民盟的不同(它的席次大幅减少被认为是和基民盟太过一样),必然要频频反对默克尔的政策;

三是“牙买加”联盟由四个理念完全不同、相互缺乏信任的政党组成,从谈判失败就可见端倪;

假使最后他们组成联合政府,必然是不稳定的政府;弱势的默克尔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放在平衡各方和维持政府不倒,她不再是独立、强势的决策者,而成为一个中间人和协调者;

目前在德国州一级已经出现过“牙买加”联盟的尝试,但仅维持两年就告失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即默克尔组建少数派政府。虽然她公开表示宁可重新大选也不接受,但形势比人强,毕竟重新大选不符合民意而且风险更高。更重要的是,德国宪法吸取魏玛共和国政府动荡的教训,引入多项程序障碍,重新大选程序上难度就很高。

所以如果出现少数派政府也不会令人惊讶,只是那样的话,默克尔更无法施政。

第三,如果最终不得不重新大选,则存在多种变数:

一是表明默克尔没有能力团结不同政党;

二是再次凸显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代价;

三是重新大选的结果可能更坏,目前唯一表态支持重新大选的是极右选项党,显然它自信是这场僵局和危机的获益者,重新选举会赢得更多席位;

到时无论谁执政,德国都只能比现在更不可依靠;四是短短几个月再度举行选举不符合民意,很有可能把责任归到默克尔身上,基民盟是否支持默克尔继续为候选人都是未知数;按照西方政治惯例,此时极易出现挑战者,如她当年利用前总理科尔陷入困境时造反夺权成功,儘管德国统一之父的科尔是她的政治导师。她如此,别人也会如此。

因此,这次组阁失败,实际已宣布默克尔时代的终结;不管她是否能继续连任或者退出政坛。

当然,你也可以点这里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