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资讯热点 » 正文

为什么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我用亲身经历告诉你)

2019-02-06 | 人围观 | 评论:

  我的日记--第1236天

  初一,在家里闷了一天,实在是无聊,一家人开车出去闲逛,母亲因为有些累了,躺在家里休息。

  QZ和弟媳想吃火锅,两人买了些火锅食材,弄了个小锅。

  我和老弟老爹买了些鸭脖之类的东西,用来下酒。

  晚上,轮流看着两个孩子,算是吃完了初一的这顿晚饭。

  QZ说,现在过年,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其实,何止是QZ,我相信这种感觉,一定不止她有。

  小的时候,特别盼望着过年,每天都会扳着手指头数着还有几天。

  过年的那天早上,我和老弟会换上一身崭新的衣服,从里到外;父母则会一人递上一个红包,这个红包就意味着,新年,正式开始了。

  我和老弟一人兜里拿上一些划炮摔炮之类的爆竹,寒冬数九的天,跑去外面找其他的小朋友玩耍。

  那时我们总会把爆竹玩出花样,塞进瓶子里,扔进下水道里,埋进雪里,然后捂住耳朵,远远的跑开,站在十余米开外望着爆竹的方向。

  “砰”的一声,瓶子碎了,雪花飞了,我们便尖叫着欢快的跑开,重新寻找下一个目标。

  那个时候,爆竹就是年。

  玩累了,疯够了,便也到了吃饭的时候。

  我最期盼的,就是大年三十晚上的这顿年夜饭。

  那个时候,还是好几家在一起过,七大姑八大姨满满一屋子人,厨房里有时甚至拥挤的刚够转身。

  厨房里不时传来鸡鸭鱼肉扑鼻的香气,这香气混合着空气中的烟草味、打扑克时的吵闹嬉笑声、以及电视中正在播出的央视春晚,一股脑全都让我吸进了鼻腔,吸进了肺里,吸进了胃里。

  年夜饭还没开始,我就着急忙着找饺子里的硬币和糖了,吃饭时,也心不在焉,总是盯着大家的盘子,看着谁的饺子有点颜色不同,到最后实在是吃不下了,便拿着筷子捅饺子,如果有硬的,那肯定没跑了。

  一旦幸运的吃到了包有硬币和糖果的饺子,我便会骄傲的吐出来,装作很难吃的样子,大人们则会开心的哈哈大笑着说,哎呦,厉害啊,吃到钱了,今年有钱花了。

  每到这时,我的心里,便会乐开了花。

  那个时候,饺子里的硬币就是年。

  从初一开始,就正式进入了走亲戚拜年的环节了,这个环节,也是我最喜欢的,因为走亲戚就意味着收红包。

  每当亲戚朋友给我递来红包的时候,父母都会象征性的推扯一番,意思是,这么大了,还要什么红包。

  当然,这些都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最终红包是一定会收下的,我就站在父母的旁边,等着父母的那句话:行啊,快收了吧儿子,谢谢XX。

  这时,我就会扭捏而又迅速的接过崭新的百元大钞,开心的说:谢谢!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这些压岁钱理所当然的被父母以替我保管的形式收缴了过去,而随着年龄逐渐长大,压岁钱也就不再需要父母帮我保管了。

  每一次的走亲戚下来,我和老弟的兜里,都会鼓鼓的,而除了兜里的鼓鼓,我们的脸上,也都笑的合不拢嘴。

  那个时候,红包就是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觉得过年没有年味了。

  从赵本山不再出现在央视春晚那年起?从我们开始去外地求学起?从全国开始禁放烟花爆竹起?从我们有了女朋友起?还是......

  现在的年,吃的越来越好了,山珍海味,或者说每天吃的都很好;玩的也越来越丰富了,抖音快手微信,或者说玩的越来越单调了;红包发送也越来越快捷便利了,只需轻轻一点,或者说红包收的越来越麻木了。

  一切都在变好,只是年味越来越少。

  为什么?

  知乎上有这样一段回答:

  过去穷,吃不饱、穿不暖、缺乏娱乐项目、交通不便。很多事情平时做不起。只有过年的时候能敞开肚皮吃顿饺子、吃顿肉。只有过年才能置办一身新衣服新鞋。只有过年才能全村集资请戏班来唱一台戏。只有过年才舍得花钱买鞭炮买烟花听个响。只有过年了距离远的亲戚朋友才能相互走动见见面。所以你会期待过年,过年期间沉浸在喜悦中,觉得有年味。

  而现在,你只要不怕长胖、不怕高血脂天天都能吃大肥肉。只要你注册一个淘宝账号,门都不用出,一年四季都能穿上新衣服。只要你有电脑有网,电影、电视剧、戏曲随便你看。亲戚朋友别管多远想见面的话坐上飞机、高铁马上就能见面。过去只有过年才能做的,现在你平时都能做。就会觉得,过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有人总结了一点:春节本身就是农业社会的标志,越是现代化的地方越是没年味。但如果是在缺少现代水利工程的农村地区,这种年味会非常浓厚。

  所以说,不是年味少了,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化的进步,我们逐渐失去了过年的那颗童心。

  今年的春晚,你看了吗?

  我没看。

  昨天的文章:求你放过我吧,我不需要你群发的祝福!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