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热点 » 正文

当我们老了,谁能伸出搀扶的手?

2019-05-12 | 人围观 | 评论:

  

  政协委员在振兴街道综合养老服务中心查看卫生间。委员专家深入燕山街道综合养老服务中心现场商量。

  4月27日早晨6:00,家住明星小区的赵先生又准时来到了小区广场慢跑。这位65岁的老人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每当看到同龄人坐在轮椅上不能自理时,便陷入焦虑。唯一的女儿居住在外地,令他不想也不敢谈及养老问题。

  赵先生的焦虑不无道理,且类似的人不在少数。据了解,202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达到11.70%。而截至去年底,我市户籍人口数786.2万(不包含莱芜区和钢城区人口)中65岁以上老年人有115.8623万,占全市人口总数的14.5%。

  为了解济南市城区老年人社区居家养老需求,日前,济南市政协组织部分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及市民代表,以“社区居家养老托起夕阳红”为题开展了第十二专题“商量”。政协委员、专家们先后来到槐荫区、历下区、章丘区等地,深入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居民家中现场调研、切身体验,并进行了圆桌商量,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意见建议,不断增进共识。

  依法监管,确保社区适老设施配建达标

  何为社区居家养老?社区居家养老不同于机构养老,是以社区为平台,通过整合社区内各种服务资源,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社会化的养老服务,完成老年人需求的医、住、行、玩、乐、养等六个方面活动。

  据了解,当前世界各国多把社区居家养老作为养老方式的首选。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全世界最高,选择居家养老模式的老人比例高达97%;部分欧美国家经过实践后,选择居家养老模式的老人也大幅上升。

  在深入座谈研究的基础上,市政协第十三专题“商量”聚焦社区居家养老。大家在深入社区调研过程中发现,无论是老旧小区还是新建小区,完备的养老设施都是开展社区居家养老的前提。

  市政协委员、济南护理职业学院副院长朱荣清表示,不同于新建小区,老旧小区在养老设施建设方面历史欠账较多。对此,他建议,政府一方面要在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社区内坡道改造等社区适老化设施改造方面加大投入;另一方面,要加强老年人家中的适老设施改造。

  “我们社区大多数是老居民楼,有很多老年人,就因为三四个台阶轮椅推不出来。”槐荫区中大槐树街道裕园社区居委会主任刘云香认为,社区内坡道改造很有必要,而老人家中的适老改造,对失独、残疾和特困家庭也非常有必要。

  市委党校教授、市政协智库成员王济萍认为,适老设施改造的资金,不应完全由政府买单,可以多管齐下,政府出台政策,引导和鼓励老年人家庭承担部分适老化设施改造的资金,政府给一部分补贴。

  市政协委员、历下区医保局局长王振东则在社区养老设施的标准问题上提出意见,他说:“我国有明确规定,新建小区每百户配建不得少于20平方米养老设施用房,老旧小区每百户不得小于15平方米养老设施用房。目前,我市很多小区不达标。”他建议,对于新建小区要依法依规监管,在楼盘预售前,如果没有民政部门批准不能销售。而对于老旧小区,政府应该列出时间表、路线图,并且确定相关责任单位。

  “关于养老服务工作,目前政府已经采取多项措施。”市民政局副局长成文元表示,从2017年开始,新建小区必须配建养老服务设施,市民

  政部门配合各区县有关部门,已经对168处

  招拍挂土地出具了养老服务设施配建条

  件,正在建设的养老服务设施约6万多平方米。

  对于老旧小区的养老服务设施配建问题,成文元表示,市民政局和有关部门配合,制定了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的三年行动计划,按照15分钟服务圈的要求,把这些指标和任务逐年分解,并把每年建设任务列入每年为民办实事项目。去年共建设了218处养老设施,今年计划建设163处。

  培养专业人才,提升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品质

  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大家发现除了养老设施等硬件问题,老人们对提升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品质等软件诉求也有较高期待。

  “养老属于服务行业,服务水平高低决定因素在于服务人员。”槐荫区尊尚老年公寓院长郭锐称,养老企业要有优秀人才才能支撑发展,才能提供专业、优质的服务。养老企业不仅要对这些人才进行简单技能培训,还要给这些人才更好的发展空间,而政府也应该对这些人才多些政策倾斜。

  朱荣清建议,学校不仅要加强护工和养老护士的技能培养,还要培养他们敬老、尊老、爱老的传统美德,让学生们真正热爱养老事业。

  王振东则认为政府应该加大以奖代补的力度,把更多的补助用于奖励干得出色、为老人提供服务到位的第三方养老服务公司。第三方养老服务公司也不能光指望政府补助,应该有创新精神和思维,开发和养老事业相关的延伸产业。

  成文元表示,政府应鼓励养老服务机构按照标准化、品牌化、连锁化、专业化的路子来做大做强。政府配建的养老设施,应低偿或者无偿交给专业机构运营,降低其运营成本。此外,政府还应该加强养老从业人员培训和补贴方面力度,鼓励更多年轻人参与到养老队伍中来。

  关于医养结合方面的人才问题,市卫健委党组成员马红薇建议,充分发挥我市高校特别是职业院校聚集的优势。今年市卫健委开展了关于医养结合政策、知识和相关技能的千人培训计划,对专业人才进行了有效补充。

  省政府法律顾问库成员袁曙光表示,近日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提出,养老事业是党委领导、政府主导、部门负责、社会参与的养老服务工作机制。政府应承担主要责任,吸纳社会力量,要将养老服务政策落实情况纳入各级政府的考核中。

  多管齐下,共破社区看病就医难题

  “我公公今年80岁,婆婆今年76岁,他们都行动不便,要么坐轮椅,要么拄拐杖。”历下区居民宫斌说,老人行动不便,看病成为困扰他们的最主要问题。而政协委员、专家们在调研过程中也发现,很多老人对在社区看病就医问题提出期望。

  朱荣清认为,社区医疗主要包括慢病管理、康复管理以及查体和用药管理,这些工作应该由社区卫生站完成,只有涉及大病、重病的医疗,才由综合医院承担。

  对此,马红薇回复,截至2018年底,我市已经完成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项目,60岁以上老人签约率达到70%。同时,市卫健委在全市基层医疗机构里建立161所国医堂,为老人提供刮痧、拔罐等传统医学保健治疗,效果良好。此外,今年,市卫健委要求各区完成1000位老年人的慢病评估,为今后老年人的慢病干预提供了很好理论基础。

  马红薇表示,市卫健委还依托现有资源,在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建立了第一家老年病医院。并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设立老年病科,目前,全市已经有53家医疗机构设立了老年病科。今年年底,一级以上的医疗机构全部设立康复科。

  “当前解决社区居家养老医养结合问题难度很大,并非市卫健委一个部门就能解决。”王济萍建议,在市级层面成立一个跨部门推进医养结合的领导机构,让民政、卫健、财政、医保等部门联手制定医养结合政策,共同破解难题。

  政府定标准立规矩,市场运行倒逼企业优化管理

  为了探索社区居家养老的运行体制和模式,本次“商量”政协委员和专家们曾先后到上海、浙江等城市调研,学到了很多先进经验。

  朱荣清参与了外地调研过程,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外地大部分社区的养老基础设施均由政府投入购买,并由政府投标,选定第三方经营机构运营管理,实行优胜劣汰机制。

  王振东也认为,在社区居家养老中政府不仅应该负责兜底和监管,还要负责养老政策顶层设计和养老标准的制定及养老基础设施的改造和建设。

  “政府应该负责立规矩、定标准,并依法监管,而不要过多参与养老企业的运营。”郭锐建议,要以市场运行为主,通过市场运行倒逼企业自身优化管理、提高自身运营能力。

  刘云香呼吁,社区居家养老应该动员退休老人和大学生等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如果政府资金充裕,还可以给他们适当补贴。

  袁曙光建议,要尽快立法,制定符合济南实际的养老条例,用法律来指导养老事业。同时,还要吸收有能力的社会组织加入到养老事业中,把济南的养老事业做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样板。

  王济萍认为,政府不仅要作规划、出政策,积极营造发展社区居家养老的良好环境和氛围,还要解决社区养老机构的准入、安全、卫生等标准化问题。

  作为市直部门相关负责人,成文元对大家的建议深表认同。他说,应该抓好养老设施建设和养老服务质量,并依法进行监管。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在本次“商量”过程中,参与的市政协委员、专家和市民代表不仅作出表态,而且根据多次体验式调研和交流座谈掌握的大量实际情况,就社区居家养老方面的各个问题深入探讨,不断凝聚共识,并把相关意见建议直接带到市民政局和市卫健委等相关部门面前。整个过程公开透明,有关媒体全程参与,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本报记者 王希涛)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