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热点 » 正文

洞江风云24龙卷风

2019-09-11 | 人围观 | 评论:

  “反正意思差不多就是了。再说天公爷,也不会在乎是四匹马或五匹马!按理说,五匹马比四匹马跑得更快!大哥,你说是不?”魁内也大声喊道。

  反观海盗船,在巨浪中颠簸前行。跌入浪谷,不见其船身,只露出几处风帆飘浮在水面;推上浪尖,船底前后龙骨都露出来,可见船底下寄生一大片藤壶和贝类。

  魁内浑身湿漉,头发凌乱,好像刚从海里冒出来在滴水。额头满是水珠点儿,脸上的肌肉莫名地抽搐着。真不知,他身上是被海水打湿,还是被这种恶劣天气吓得冒冷汗。也许,两者兼有。

  恍惚间,唐学想起昨晚夜寝杨府庙做的梦——浓雾、石柱上盘旋的龙、杨公带兵。这些,俨然就预示着今天将要发生的事。只是自己凡夫俗子,天机玄奥难于洞察。一些事,并不意味迷信;某种超自然现象,是我们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

  一巨浪“嘭”地一声扑向船首,它骇然一沉,瞬间海水如一道水帘腾空而起,哗啦啦地劈头盖脸把船体从头至尾淋个透;然后船头往上一冲,又像无数道瀑布,挂满四周,潺潺注入水中……

  沈辰站在冠山身边,观察着洞江号战败一路逃跑。他并不认为是败退,而是有目地的撤退。他心有疑虑,深感其中有诈。说:“林大哥,不要追击。这恐怕是唐学的诱兵之计。”

  “我们和他交战几次,每次他必然全力以赴,有壮士断腕之决心。这次尽管船身受损,但不减战斗力。以唐学一贯脾气,绝不会临阵逃跑。”沈辰说。

  唐学闻言,不禁苦笑一声,他太懂这位表弟了。想当年,别人去孔庙读书,他也背个书包上学。可是,不是去海边玩耍,就是到山上捣蛋。其他同学放学,他也装模作样跟着回家。这就是不读书逃学的后果。

  “我看哪,他就是逃跑。我们要一追到底,那怕躲到他娘床底下,也要逮住。”林寅说。“挑战林大哥,纯属螳螂挡道,自不量力。”

  大自然真是太神奇了,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发生龙卷风一事。它来无影,去无踪。人类在它面前,是那么渺小,如苍海一粟。

  “何以见得?”冠山说。眺望四周,左边是半屏山,海面开阔。右面仙叠岩,怪石峻岭。看不出有何可疑之处。

  唐学无言以对,哭笑不得。与这个半文盲,摔倒不懂爬字怎么写的人理论,纯是白费口舌。在这危难关头,汹涌澎湃的大海面前。这种以苦作乐,还有一味心思,为了一句话正确与否而理论的人。这世上,恐怕只有唐学和魁内做得到。

  又一阵暴雨降临,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鲜鱼从天而降,洒向洞江号。龙卷风逐渐减弱,水柱消失,大海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透过驾驶室玻璃窗,唐学俯视着船首随着巨浪的起伏艰难地移动。他双手紧握方向盘,叉开双腿,好似练功时扎马步;又似鱿鱼吸盘一般,贴在甲板上稳丝不动。

  “杨府爷公,保佑我们洞江轮平安啊!”转之,他又向各路神明祈祷,“妈祖、观音菩萨、海龙王、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救救我们洞江轮吧!如果洞江轮躲过这一劫,平安回洞头,我保证全猪全羊拜天公!大丈夫,一言既出,五匹马追不上!”

  这下子,把林冠山惹毛了。他从鼻孔里喷出一气,说:“败兵之将,何等狂妄!今天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赢,则不仅是洞头洋,还有东南沿海更广阔的海域;输,我林冠山卸甲归田!再说,凭我们这六艘战船,打不过小小一艘洞江号,绝对不可能!”言毕,他下令,“兄弟们,洞江号就在前面,要不要活捉唐学,吊在桅顶脱裤打!”

  驾驶室颤抖不止,犹如要散架似的。地下几个空瓶,随着船身的颠簸互相碰撞;舵手坐椅,也歪斜躺在一边;房门和一扇没关好的窗,在那里哐嘡哐嘡作响……

  唐学从驾驶室下来,看见海龙爬到瞭望塔,拆掉维修被风浪损坏的探照灯;他走进船舱,向唐斌询问伤病员情况;从机舱传来机器马达富有节奏的轰鸣声,轮机长向他汇报机器运转正常……

  唐学把头部探出窗外,目睹龙卷风,露出惊骇神色。急欲转舵避让,但为时已晚。骤然间,船体被龙卷风外围的海浪抛上浪峰,又跌入低谷。

  冠山对两人的观点不置可否。他举起望远镜,看见洞江号停泊在炮岙门航道上。其架势,就像一位横刀立马的大将军。一夫当道,万夫莫开。

  忽然有艘白底船,被龙卷风吸进风眼里;巨大的旋转力,把它轻而易举地牵引到半空中。然后,从空中轰然而下,重重地摔在海面上。一根桅杆折成两截,船身骨架、风帆、杂物……水面全是残骸,还有飘浮的人……

  索具扶栏被风吹得发出呜呜的声响,如同野兽在嚎叫;几只救生艇,也啪嗒啪嗒地激烈晃动。大雨,熄灭了船上几处明火。

  “表弟,你说错了。这话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唐学纠正道。外面风雨交加,他几乎用喊叫,才能让魁内听得见。

  此时的恐惧,胜过任何噩梦。也许,有人在陆地上望见龙卷风。形容乃天龙下凡吸水,既美丽又壮观,又有神话色彩。可是,一旦你与龙卷风零距离接触,你的感官早已惊吓得飞到九宵云外去了。这是大自然的一种现象,对于航海人来说,一生都不要遇见,你三拜九磕八辈子都要回避。否则,凶多吉少,靠你造化了。

  他说:“洞江号,你是一艘北洋水师的英雄战舰!屡经沙场,出生入死!不会因这种恶劣天气,出征未捷身先死。那也太辜负我唐学,一份雄心壮志啊!”

  洞江号驶过铁钉台,在炮岙门航道调个头,船首朝外。但见潮水湍急,唐学下令把后锚放下。船尾铁锚,咕咚咕咚沉入水底。洞江号,等待战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