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创业信息 » 正文

彭山田野里的北京212印象: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2019-05-07 | 人围观 | 评论:

[车友头条-车友号-川Z帮]

相见开着他那辆非常拉轰的北京212吉普回来的时候,车门上那个大大的格瓦拉头像具有极高的辨识度,愤青和文艺青年都喜欢格瓦拉。

“相见”是个网名,其实全名太长——“相见不如怀念”。

这个名字一听就是一个二逼的文艺青年,但一个二逼的文艺青年是怎么和田园勾搭上的,这是一个问题。

相见回来之前,我站在农场的小路前,驻足了很久。

我想起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我想起斯哈亨的郁金香,我想起卡尔斯班的花海……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处让我心情荡漾的美景,竟然丝毫不输于其他任何一处。

不信,你就看那田园远处的小屋和天空的云卷云舒。

我拍照发了个朋友圈,立即就有好几个人回复相同的关键词“浪漫”!

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心中,关于汽车的记忆可谓简单纯粹,除了“老解放”,就是“北京吉普”。何况,酷爱草绿色体恤也暴露了相见当过兵的经历。

如果说“解放”代表着凝重和宽厚,那么这种“吉普”则更像是一个顽皮、搞怪的精灵。

在彭山街头驾驶着这么一辆拥有强烈时代感的粗犷车型,这种感觉就好像穿越到几十年前大院的孩子们爬上它发动机前盖的欢声笑语中,但那也是是北京212最真实的记忆。

当然,相见也有属于他自己的吉普情结。

相见是文艺的,

他喜欢吉他和摇滚,它是崔健的铁粉。

他很享受拿着遥控器操作割草机穿梭在他的猕猴桃树下。

他喜欢切格瓦拉,印在车门上彰显愤青一样的不羁。

他还喜欢开着北京212四处溜达,上个山,下个河,爬个陡坡什么的……

有次陷在河滩地里,动用了两台推土机才把车拖出来……,但他觉得这很酷!

这样的一个人,有一天突然归隐田园了,我真的搞不懂他和田园到底是谁勾搭的谁?

相见说,有时候我喜欢在这里发呆

在这里发呆比起那些坐在小酒馆或者咖啡厅里的发呆舒服太多了,最起码,空气好上百倍不止,也没有任何喧嚣。

农场有三只各怀故事的汪星人,此时不知他们有没有在听相见音乐。

相见手抱吉他弹起《花房姑娘》的时候,不知怎么我就想起高晓松那句:“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相见拿着遥控器在猕猴桃树下操作割草机的时候,像在摆弄一个小型的遥控坦克。

说起这个,相见的愤青气质立马表现出来。

除草不用农药,费财、费时、费工,但相见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念。

相见是执拗,但不是傻子,我也相信这是眼光。

当相见只给我看过了其他地方用了除草剂以后的土地,那些焦黄得有些怪异的草丛,让人心惊肉跳。

生态和绿色需要情怀和良心的,这两点气质,愤青和文艺青年都有。

北京吉普,加上田园、流云、房子、音乐、摇滚、汪星人、割草机、烧烤和酒……

你不用去想普罗旺斯、斯哈亨和卡尔斯班,也不用想卢比肯、尼斯和非洲草原,就在相见这里,你想找的所有的诗和远方就在这里。

不信,你看,

咕咚!咕咚!一瓶酒已下肚!

坐在吉普的车头上,手抱一把吉他……

就只问你,彭山的田野里,你来不来?(文/车友号 川Z帮)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