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创业信息 » 正文

舞台剧《金锁记》周末来杭上演

2019-05-08 | 人围观 | 评论:

4月2日是焦媛的42岁生日。如果穿越到10年前,2009年4月首演的《金锁记》后台,焦媛会对当时的自己说:“这是老天爷给你最好的生日礼物,拆开它。”

十年来,焦媛在后台吃到过很多次生日蛋糕,她逐一报出当时的演出地点,“香港、佛山、新加坡……我本来就不太喜欢庆祝生日,在工作中度过,很好。”我采访焦媛时,她正在香港彩排,第二天就要飞到南京,开启《金锁记》新一轮的巡演。对于焦媛来说,这次巡演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她将在此期间突破一个数字:第100场的《金锁记》。

4月14日,杭州剧院就是这场巡演的其中一站。记者高华荣

“舞台剧女王”原来是这么叫出来的

舞台剧《金锁记》的导演是许鞍华,这个香港文艺片高手有着很深的张爱玲情结。1984年,她拍过电影《倾城之恋》,周润发演范柳原,缪骞人演白流苏。1997年,她又拍了电影《半生缘》,黎明饰演沈世钧,吴倩莲饰演顾曼桢。今年,又传出许鞍华拍《第一炉香》的消息,葛薇龙的扮演者据说是马思纯。消息出来后,很多粉丝不太满意,一个是因为马思纯在微博上发了张爱玲的假语录露了怯,另外气质上也不太像。

张爱玲笔下的女子应该长什么样?有网友表示,最直接的感觉是“瘦削”的身材,就像焦媛在《金锁记》中演的曹七巧那样。

对此,焦媛说,“我基因好,胖不起来,但我喜欢运动。”之所以特别提到喜欢运动,是因为舞台剧特别消耗体力,许多同行都表达过类似观点,那就是在这个领域竞争,体力非常重要。多年来,焦媛拒绝了不少影视邀约,为的就是专注在舞台上,她想趁自己身体还有能量的时候,再多演几部作品,“两个多小时下来,你需要征服观众,征服对手,征服自己”。

这口吻,不愧是顶着“香港舞台剧女王”名号的焦媛。实际上,焦媛的微信ID就叫“queen”(女王),坐实了“舞台剧女王”这个称号。

是不是有点不太谦虚?焦媛给我讲起了这个称号的来源,“那时候剧团里来了个小男孩,不知道怎么称呼我,我就说你叫我女王吧。”就是这么简单。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的热播剧《都挺好》,苏明玉喜欢让男生叫自己仙女,说起这个焦媛笑了起来,“香港舞台剧仙女?哈哈哈哈哈!”

唱京剧的父亲影响她走上舞台

认真讲,焦媛很在意观众的评价,她会打开微博,在搜索输入框里输入自己名字,看看观众都说了些什么。“我就一个脑子,可是微博上有多少脑子啊,看到有些评价,我也会检讨——原来大家的想法是这样的,我没有想到,这可太好了。”

《金锁记》是用粤语演出的,但却为焦媛打开了内地的口碑。完成香港首演后,她开始“北上”。对于焦媛来说,内地的巡演是“归家之旅”。

焦媛1976年出生于北京,4岁时随着父母来到香港,而影响她走上舞台的,正是自己唱京剧的爸爸。焦媛还记得小时候看父亲登台唱戏,两人还一起看梅兰芳的录影带。在谈到父亲时,焦媛残留的那点北京口音,也不经意地说了出来,“我爸爸是个特讲规矩的人,从小对我也是这么要求的。”

如何讲规矩?吃饭夹菜要先等长辈,有条件买洗衣机也不会买——12岁就进了京剧院的父亲,要求小孩自己先学会洗衣服。父亲还规定,在外面讲粤语,回家讲普通话。

规规矩矩的焦媛,把所有的放肆,都留给了舞台。十年后的焦媛还会在舞台上吗?她自信地说:“当然,我还在演《金锁记》,我希望可以永远演下去。”

每个人都是曹七巧心中都有把锁

出演《金锁记》之前,焦媛在香港的舞台上已经很有名了。

1999年,焦媛因为主演《蝴蝶是自由的》一战成名,她以总演出158场的数字,创造了香港制作舞台剧最高演出场次历史纪录。

2003年,“焦媛实验剧团”成立后,观众开始看到不同风格的焦媛。比如风靡一时的《南海十三郎》,传奇女性系列《邓丽君》《阮玲玉》,还有“汉化”的国外作品《诱心人》,去年,大家还看到了她和TVB老牌女星米雪合作的舞台剧《晚安,妈妈》。

张爱玲写《金锁记》的时间是1943年,她到了美国之后,又将小说改写并翻译为《therougeofthenorth》(北地胭脂)。曹七巧在张爱玲小说里有着独特的位置,张爱玲称她是自己小说世界里唯一的“英雄”,“一个疯子的审慎和机智”,用最为病态的方式报复着曾经伤害了她的社会。许鞍华和王安忆把《金锁记》排成了舞台剧,焦媛很喜欢这部剧:“张小姐写的,王安忆老师改的,许导导的,太人性了,是很完满的一个人物形象。每个人都是曹七巧,心中都有那么一把锁。”

“我很喜欢舞台上的感觉,期待又紧张,同时你又很享受,每个细胞都在高潮。”演了十年的《金锁记》,搭戏的演员已经换过不少,但焦媛还是觉得大家非常有默契,她努力维持着许鞍华在第一版定下的风格和基调,像一个船长一样,不许大家偏离航线。

除了《金锁记》,还会演《色,戒》

事实上,最初焦媛要演的是曹七巧的女儿长安,是许鞍华让她直接演曹七巧,“许导说你可以演,我就去琢磨曹七巧这个角色了。我们这一行,有的是时间,一个月不行就排两个月。”

焦媛习惯称张爱玲为“张小姐”,“我觉得她很搭这个啊!有很多其他采访,我都是一本正经地说张爱玲老师,还是张小姐比较舒服。”对于曹七巧这个角色,每个人理解不同。焦媛用颜色来形容和这部话剧有关的四个女人,她给“张小姐”定了黑色,“她对人,对社会,对事件都很冷漠,有种热情过后的苍凉”。许鞍华是蓝色或者是绿色的,“她非常冷静的一个人”。王安忆作为编剧,是白色的,“她需要去吸收很多其他颜色,也要有自己主观的东西”。从作品呈现而言,话剧版《金锁记》不仅仅是把原著搬上舞台而已,它还综合了很多其他资料和信息源。

而焦媛本人,则是黄色的,“敏锐,冒险,前卫又大胆”。

除了《金锁记》,今年的八月,观众会看到另外一部焦媛主演的张爱玲改编作品《色,戒》。让人没想到的,编剧王安忆差不多是《金锁记》的同时期做了《色,戒》,为什么藏到现在?焦媛说,时间和缘分都不一样。隔了这么久拿出来演,对这个组合还是很有信心。可以透露的是,“整个剧只有四个人,王佳芝,易先生,易太太和邝裕民”。

(责任编辑:董云龙 )

标签:金锁记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