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娱乐综艺 » 正文

独立人大代表受体制制约 自称在海面上茫然四顾

2019-05-27 | 人围观 | 评论:

  你们,还好吗?

  你们,还行吗?

  这需要请那些依靠自荐投身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的人来回答。

在历时约10年的一个跨度里,数百位参选者先后高调宣布加入县一级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而选民的拥戴又使得他们中的极个别脱颖而出。

  他们曾被称作“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他们这种参选实践对传统人大代表产生机制构成微妙反证。在数以十万计的基层人大代表群体中间,相形之下,他们只是沧海一粟。这极容易令人丧失信心。一位基层知识分子感慨地说,“我们还是在海面上,还在茫然四顾。”

  她是独立参选人的坚定支持者,曾将选票投给了自己支持的人。当知道独立代表的数量目前依然少得可怜的时候,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这条道路还要走多远啊?”

  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答案。不容乐观却是无疑的。过去10年间,当选代表虽偶有出线,但在一个体制性的制约环境里,无不左支右绌,其中几位早就草草收场,另几人则已宣告失败。而整体来看,零星的成功当选者对于基层民主建设的推动显然非常有限,尽管在当选之初,他们曾被民众和媒体寄予极高的期待。

  独立人大代表十年浮沉

  本刊记者 章剑锋

  王亮、许志永、司马南、姚立法、聂海亮、黄松海,1998年之后的中国民主进程史上或许会留下他们的名字。这几位都是成功当选的县级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想当年他们在媒体之上交相辉映,何等灿烂。

  然而10年进程,他们近况如何?

  姚立法于一番辛苦遭逢之后折戟潜江;司马南下到基层摸了摸情况即怠于问政掉头离开;聂海亮和王亮则各奔前程,避而不谈过往;只有许志永和黄松海还在任内发愤。

  “有一种无力感。”北京市海淀区2003年独立参选并当选的人大代表许志永说。他看上去有一点疲倦。此人被公认是有所建树的一位代表,胸怀襟抱,不过悲观情绪同样无法掩饰。他说,“代表能做的事情还是很少。”

  无力感代表

  许志永现在是取得第二届连任的代表。2003年,他在自己的选区里高票当选,这吸引了足够多的目光。比较而言,5年之后他的连任就平淡了很多。两届下来,他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现在觉得,第二届的时候积极性反而不如第一届高,”他说,“个案性的事情可以做一点,但大一些的问题完全无能为力。”

  中国于1992年颁布的《代表法》赋予了各级人大代表许多重要权限。许志永据此认为,在小事情之外,人大代表还可以管一些更大的事情,但他们在这方面的所有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他自己向本刊记者承认了失败。

  比如对于地方财政预算的监督,他们几乎每年都要提及此事,希望可以越过那些粗糙版本,进而真正审议详细的预算方案,但是没有一次如愿以偿。在这种情况下,他差不多都投了弃权票。

  “有时候我连手都不举,我对这种表决方式表示极不认同。但我发现没有办法。”

  除了财政预算,主要官员的人事任免也不在过问之列。2007年1月份,海淀区政府换届选举,后因犯案而被监禁的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在此次选举中原本不能通过。由于一些代表事先已经获知此人的“问题”,他们准备在人大代表间散发材料互通声气,试图不再选举周良洛为新一任区长。此举结果被相关部门强力阻止,周良洛最终当选。4个月后,周良洛即被中纪委带走。

  许志永等人后来了解到一个更加让人受不了的情况,就在海淀区人大投票选举的当天,针对周良洛的专案组事实上就成立了,但他们还是要投票选举这个人。他觉得这件事情让代表们被侮辱了一番。

  在海淀人大本届420位代表中,许志永自认再怎么发表主张“也没有用”,现在他与同届的18位代表一道组成了一个小组,经常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但能力同样是有限的,毕竟他们只是不沉默的少数人。

  有时候他们需要争取到别的代表的支持才能显示出力量。在本届代表里,许志永发现有一些以公共利益为价值且全然不讲报酬的代表,这些人可以团结,比如冰心的女儿吴青;还有一批走中间路线的代表,在遇到事关自身利益的问题上也可以争取过来,这当中的一些人也不乏独立见解。此外,还有一多半以上的是存在各种关联的体制内代表,这些人几乎是不可能争取过来的。

  现在的许志永已经清醒认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心态与认识上更趋现实,但他表示在行为上会继续坚持下去,不会有太大变化。他说,“起码的公道的事情还是要做的,这个是没有疑问的。”

  履职的空间不是太大,许志永会想办法钻一些“空子”。他发现,有些时候人大常委会是需要他这样一些代表存在的。由于权力的分化,人大也需要通过这样一些代表的配合来树立自己的权威,对政府权力实现制约和监督,否则会更加没用。为此他们曾联合起来提出过一些公开质询案,搞得政府不得不反过来降低姿态与人大进行沟通与合作。

  但他自己现在也面临一些麻烦。参选代表之前,他在工商局注册了一家名义上的“咨询公司”—公盟法律事务研究中心,这个不事经营的公司大部分时间是在进行维权活动。他们接受了一些境内外机构的资助。最近工商局对他们进行了彻查,以偷逃税款为由开出一张放大了5倍的罚单。于此前后,民政局也下令对他们予以取缔。许志永强调自己是一个公益组织,受到这种对待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此前的一次访问中,许志永和本刊记者谈到了他的内心想法,这使我们相信他对于人大代表的位置已露出倦意。他评述了一些别的独立代表,之后说道:“就我而言,根据目前的状态,当代表还是差不多,但是没必要……”

  “你不想再玩下去了吗?”“只要我觉得这件事情意义不大,暂时就搁下了。我还要腾出时间做更重要的事。”

  人大代表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成其为一条道路。

  “许志永一天到晚老是提溜着脑袋想,只要法制,只要民主,只要宪政,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他很可爱,很书生气,有些事儿干得也很对。”许志永的老朋友、以反伪科学闻名的司马南扬中带抑地评价道,“但是欠缺对复杂社会的了解,他认为这件事我就该较劲儿,因为法律是这样的,因为根据是这样的。他有点从理念出发。他很真实。很好的人,很纯,很可爱。”

[1]

[2]

[3]

[4]

[下一页]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